小米“低烧”,OV“高烧”,分分钟对标的它们,其实走在同样的方向上

2017年10月11日 21:30来源:网络整理手机版

中华PE:

 创业是个需要打鸡血的职业,创业者很有必要读读三国里小霸王孙策的故事。相传当年遭遇许贡家臣刺杀的孙策其实伤不至死,无非就是脸上多了几道伤疤,只要耐心调理,几日之后便又是一条好汉。

可孙策不能忍。“相貌俊朗”是他创业之初打开市场的核心竞争力,创业转型的关键时期也不允许来自决策层的不确定性。于是看着铜镜中伤痕累累的自己,孙策愤怒地扯下了影响容貌的包扎,却意外地导致“流血不止,当夜而死”,后人们纷纷将这场变故归结为“不懂变通”,归结为“死要面子”。

如果难以理解这个典故的现实意义,可以参考小米在2017年的表现。一方面,销量重新站上高峰的战绩,让人们看到了那个“只要努力就能成功”的理想行业环境的到来;另一方面,刚刚月销量破千万的雷布斯却不得不“委身”走访OPPO手机店调查线下渠道,世界在“不争气”地向人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。

或许,要美誉还是要生存,是一道从不需要做出选择的伪命题。

小米“低烧”

2012年4月,雷布斯在微博上回应了流传在坊间已久的传闻:不会推出定价为899的低配版手机,小米将继续专注在高性能高性价比的发烧级手机,只做“高端手机”、不考虑中低端配置。

这是需要勇气的回应。

当时的小米还没有完成那笔重要的2.16亿美元融资,小米1公布的节点销量还以数十万计,并且由于产能不足与供应链单一,小米手机的销售只能通过网络平台分时段进行——按照如今的创业环境标准,这样的模式显然犯了许多大忌,至少产品基础跟不上用户预期,市场根本不会给你那么多的耐心。

所以多亏了那个功能机还占据着一定市场份额,智能手机尚有奢侈品色彩的年代,小米通过许多颠覆性的创造获得了足够的市场宽容:

总之在当年手机行业鄙视链的上游,除了苹果三星等定位高端市场的大厂,也住着为发烧而生的小米,但故事到这里也开始了起承转合。直到2016年10月25日,直到雷军的“专注发烧级手机宣言”的4年后,小米才推出了一款真正意义上获得市场认可的高端机型小米MIX。

在这段时间里,小米遭遇过市场份额和销量的滑铁卢,发布过定价为799元的红米手机;尝试过梁朝伟、刘诗诗、吴秀波等明星通过代言的方式推介手机;开始布局线下实体店的发展;还接连赞助了《奇葩说》、《我们的侣行》、《中国有嘻哈》三个综艺节目。

有人说“发低烧”是最难受的病症:虽然从数据和病理上看并没有高烧那么严重,甚至不需要通过药物进行辅助治疗,但身体状态的突然改变会导致肌肉酸疼、头昏脑涨,导致人在看似正常的状态下做出非理性的选择。

另外“发低烧”也可能是伤口感染的症状之一,就像在没有足够医疗条件下强行拆开包扎的孙策一样,没有做好准备的伤口很快得到了细菌的光顾。

所以倘若小米依旧在米粉心中“为发烧而生”,那么如今的发烧更像是“低烧”,除了“处理及时”值得庆幸之外,大多都是在为过去买单。

OV“高烧”

很多人说,OV(OPPO和vivo)是站在小米对立面的另一种极端,我觉得这句话有两层含义。

第一层含义在于不同的行业分工:小米完成了手机作为“数码硬件”的市场教育环节,让普通用户也拥有了理性选择产品的能力;而OV没有选择去赘述手机作为“数码硬件”的物理意义,让普通用户在进行理性选择的同时,带入在社交网络时代形成的标签化阅读习惯,提高了情绪与场景在产品选择中的影响力。

第二层含义在于不同的成长方式:小米将手机解构成无数个可以得出标准答案的数学公式,以最理想化的方式成长为行业中举足轻重的公司;而OPPO的成长方式却没有任何年代感,依旧是大范围的广告投放、依旧是线下展示位的密集出现、依旧是明星代言的场景带入,没有精准文案、没有病毒营销、没有社群文化。

这种强烈的反差构成了行业内最极端的两点,两点可以确定一条直线,于是行业就诞生了鄙视链。尤其是在2014年年底,小米市值站上450亿美元巅峰的时候,小米已从从一家公司进化为一种现象,代表着互联网思维对于传统行业的颠覆。

但也正如去年我在一篇文章里说过的那样,这句话之所以引起很多人的共鸣,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发现:“互联网思维”追求的所谓用户体验、运营成本和效率等等,都脱胎于市场规则。只不过在互联网时代中,这些商业上的追求,通过互联网的加速传播,被更多商业以外的路人熟知,才引起了群体的关注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yan-liu.com/keji/71827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